《南方网》集结“好友营”, “兵援”11学校

添加团队:支教组 添加时间: 2016-10-25

发表日期: 2009-06-04 


编辑/陈超颖

    南海桂城“五哥”组织队伍到贫困山区支教,两年让600多个孩子受益

    五哥(后左一)与第一批支教老师李廖及学生合影。(/图 受访者提供)


 

   “好友营”支教老师在四川木里烂房子临时教室与学生在一起的情景。(/图 受访者提供)

    一次西藏旅游中,无意中获悉现在还有许多地区紧缺老师,他萌发了去当支教老师并建立一个支教队伍“好友营”的想法,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,缓解一些村庄没有老师而致孩子上学难或是无法上学的问题。而创建“好友营”者就是被“营友”称为“五哥”的南海桂城的伍景勋。目前,“好友营”支教已成熟运作两年多,有支教校点11所,每学期在一线支教的长期志愿者有近30名,600多孩子得到教育受益。

决心来自一次旅行

    伍景勋是南海桂城人,熟悉他的人叫他“五哥”。近来,“五哥”一直忙于和同事张罗义卖“2009年支教台历”的事情。2006年7月,在一家公司担任主管的五哥向公司提交辞职信,信中明确表示,他要去从事公益事业,而当时最主要的想法就是修一所希望小学。但起初修一所希望小学的想法却被另一种更大的想法所代替,这源于一次偶然的机会。喜欢旅游的五哥在一次旅游时,他了解到,四年前四川木里的一个村由村民自发修建起一所简易的学校,但因没有老师,当地的孩子没有上过一天学,学校也变成了鸡羊圈。当时,他收到了四川木里一名代课老师的来信,信中说到,基层学校急需教师。于是五哥产生了组织支教的想法。当他第一次到支教联盟网发帖,就有几十名网友积极回应,五哥从几十名报名者中找到了3名同伴,他们分别来自安徽、重庆和新疆。

     2007年元宵节后,五哥一行人走进四川木里。他向白碉乡九年制学校的罗校长说明来意,但当地的人不相信还会有人免费来帮助他们。罗校长还一度误解,五哥是来推销文具的。“罗校长带着我们到几所村小学走访后,才开始相信了我们几个外人。”随后,五哥把两名支教老师安排到中心小学,一个支教老师安排到简易的乡村小学。

     据五哥说,一至三年级的学生在村里就读小学,四年级后才转入路途遥远的中心小学。因要教41名学生,唯一的老师小周不得不统一上课:今年上一年级,明年全部升二年级……三年一轮再招新生,为此,一个班的孩子年龄参差,7岁至15岁的都有。

离别时孩子们哭了

     五哥说,在遥远的贫困山区,学生们上午上课,下午都要回家务农,教学质量得不到保障。据其中之一的支教老师李老师表示,当地是个少数民族聚居地,学生们都用当地语言交流,汉语拼音基础差,考试及格成了班上的尖子生。“我们惟有强制学生开口说普通话,耐心地教育学生。”

     当五哥第一次与那里村民韩叔接触时,韩叔还像警察一样查看五哥的身份证。现在,该村的学生、村民们开始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对支教老师的敬意。“好友营”营友捐来20本字典,一个学生冲到支教老师面前致谢,韩叔还对家里的客人大赞支教老师,并对儿女说要好好学习。一个学期结束了,村里小店的老板说孩子们的普通话标准多了,支教老师笑了;但在离别时,孩子们哭着问校长能不能把老师留下来,支教老师流泪了。五哥说,他听到前方支教老师的反映后,他的心里非常之难过。

     随着支教队伍影响力不断扩大,有的学校开始找到“好友营”。在第三个学期,支教发展到在3个省12个校点、26名支教老师,其中有7个支教点分布在最基层的村级小学。第四个学期的支教情况与第三学期相仿。

     要让学生完成小学所有的课程,这需要老师。因此,在2008年12月5日,“好友营”迎来了第70位支教老师。“这两年我们一直在默默做事,支教队伍前后已经达到70名。回来的有42位,目前在一线支教的有28位,分布于四川、青海与湖南三省11所乡村小学,600多名孩子受益。”

     五哥说,当一些个人或团体沉醉于支教半载数月就撤离的鲜花闪光灯时,“好友营”团队却一直致力在构建团队和可持续性,悄然发展为最具团队成熟度和合理性的民间支教组织。“当个人把自己的支教故事从早写到晚,从春写到夏的时候;我们却沉浸在统计支教老师的详细资料时而快乐着:一同参加支教的夫妇有2对;同一天生日的有4对;支教老师中80后的有20多人,占总数比例的53%……”

“粮草和兵马”决定“战略”

     “小老师”计划是“好友营”一个大胆且创新的做法。五哥说,在支教点所在的山区农村,家长常要求女孩到三年级就辍学,回家务农甚至14岁就结婚。“但一些女孩的学习成绩并不差,“好友营”将其培养成小代课老师,负责小学一年级的领读等简单的教务工作,由“好友营”支付代课工资,并让支教老师辅导其自学课程,小代课老师仍可在中心小学保留学籍,参加升学考试。”

     “例如,在药铺村小的王拉初,她要回家放羊,可60只羊每年能卖5只,收入就仅有1000元,但我们每个月支付她150元,这些孩子就能继续读书,还能有一技之长。”五哥说,在与家长沟通之前,他们担心会受到家长的反对。但每次跟家长沟通,家长都很支持“好友营”的工作,这很让他感动。“但也是由于资金问题,每个村小也只能帮助到极个别的学生,目前就仅有4名小老师。”

      因此,“好友营”团队必需在每学期招募支教老师,以“轮换制”来保证持续的教育,而每位志愿者支教的时间多数为一学期或一学年。据五哥介绍,支教志愿者来自于五湖四海,他们大多是辞掉工作,深入这些偏远简陋的地区为孩子带来知识和关爱。他们没工资收入,除了基本伙食补助外,他们得自负交通及其它费用。

      据了解,“好友营”团队为每位志愿老师提300元/月的基本伙食补助,以及一份100元的意外保险,20多名支教老师一年的伙食补助共需要六万多元,这是团队最大的支出。目前,“好友营”正推出2009年支教台历,开始对外宣传,已重返职场的五哥认为“好友营”正步入正轨,支教事业走向成熟。

      五哥说,他们现在根据手里有多少粮草兵马就打多大的仗,从不轻易承诺新开支教点。“一旦开展了,就将持续进行下去,这样就能形成稳定统一的理念,也很见效果。”因此,两年下来,当中6所村小学(全部为志愿老师负责教学)的入学孩子数量从260多名增加到现在的430多名,就是对“好友营”团队努力最好的回报之一。

◆真情对话

一起播种 一起收获

记者:在你带领的“好友营”支教队伍中,你是如何强调支教老师在支教过程中去教学生?

五哥:非常着重提醒的一点是:孩子(志愿目标)是我们做公益认真去服务的对象,而不是被施舍的目标;更不应该将自己的喜好和价值观强加到他们身上。

记者:“好友营”今年有什么样的打算?

五哥: 好友营志愿推出2009年台历(年历)的义卖活动,每本10元起价,上不封顶,扣除成本及邮费,筹募所得将用于支教老师的伙食生活补助。

记者:你最想对还在农村支教的老师说什么?

五哥: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,唯一可行的就是理性踏实地做事再做事。我们不是天才,只是勤勉的普通人,但能认准一个正确的方法,持久数年不懈地去努力;我们更是一个团体,有共同的目标方向,一起去播种,一起收获。

◆记者手记

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

    在采访五哥时,五哥告诉我,他们的“好友营”支教队伍里倡议的是快乐志愿、行有余力、但要持久稳定的观念。但也是因为资金问题,给支教队伍带来了些许困难。五哥说,哪怕有爱心人士只捐助100元/年给其支教老师,也是对30名一线支教老师、600多山区及留守孩子的有力支持。

    原来,想帮助农村孩子可以有多种方式。我想,如果你当初有想去当义教老师而因某种原因不能达成,那么,你就可通过资助支教老师这种形式去完成你的心愿。

    2年、70位支教老师、600多名孩子,我们可以想象一下:或许再4年后,是300位支教老师、2000多孩子……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!我对“好友营”憧憬着、期待着!

原文链接:http://fs.southcn.com/xwss/gpft/content/2009-01/31/content_4851192.htm



我要捐款
快速入口
支教报名
海报画册摆放
资助学生
企业合作
成为职业公益人
实习生
支教项目专员
关于我们
成长历程
运作框架
媒体报道
机构介绍
友情链接
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
南都公益基金会
21世纪教育研究院
腾讯公益
中国发展简报
淘宝公益

关注微信


办公电话(工作时间:08:30-17:15)

0757-86201996

报名QQ:1379974032

联系邮箱:hyy9999@yeah.net

佛山市南海区桂城街道东二中心村A区八巷3号

©C opyright 2010 hyy1996.com.All Rights Reserved

好友营支教 版权所有 粤ICP备14013547号-1